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神級插班生 > 第三千九百五十章 有人渡劫?
    司徒德天的臉色變幻不定,程宇完全沒有給他任何機會,看來他是沒有別的路可以選擇了。

    不管是三大世家還是司徒世家,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司徒德天的身上。

    他們都想知道,在這個時候,司徒德天會怎么做?

    他真的會選擇自我了斷嗎?

    “想要我死!你做夢!”就在這個時候,司徒德天突然怒吼一聲,整個人瞬間在眾人眼前消失了。

    所有人都沒有想到司徒德天竟然還沒有死心,只是他們不明白司徒德天到底想要做什么。

    下一刻,當他們再次看到司徒德天的時候,他已經在數十丈的距離之外了。

    “哈哈哈!真正該死的是你們!什么圣城!什么圣主!你們都得死!”司徒德天瘋狂的大吼道。

    “他不會是瘋了吧?”東方和言愣愣的說道。

    “我估計是!”風義倡點點頭。

    轟隆隆!

    可就在這個時候,眾人頭上的天空突然發生了劇變。烏云壓頂,天雷滾滾!

    “不好!這是九曲天雷陣!大家快撤出這里!”司徒德海臉色大變,驚訝的大吼道。

    “九曲天雷陣?”司徒世家的老祖們頓時臉色一變。

    九曲天雷陣他們自然是聽說過的,據說這是司徒世家一個非常恐怖的陣法,而且這個陣法就布置在后山。

    難道九曲天雷陣就布置在這里?

    轟轟轟!

    一道一道的雷電就像要將整個天空都劈成無數塊一樣,炸雷不斷的轟鳴,讓人感覺到場面十分的恐怖。

    司徒世家的人一瞬間完全朝著周圍逃去。

    砰!

    可就在這個時候,他們卻發現自己似乎被一層膜給擋住了。

    “這是陣法結界?”眾人一愣。

    “師伯,你快放我們出去啊!”一個司徒世家的老祖對著司徒德天大喊道。

    “不可能了,你們已經出不來了!”司徒德天大笑道。

    “師兄,你瘋了嗎?難道你要把我們一起殺掉?”司徒德海大驚道。

    “師弟,你不要怪我,一切都是他們逼的。如果你們能夠殺掉他們,我也不用走這一步了,現在我只能讓你們與他們一路同行了!”司徒德天大聲的說道。

    “什么?”司徒世家所有人都愣住了。

    “瘋了!瘋了!師兄真的瘋了,他竟然連我們也要一起殺掉!太瘋狂了!海師兄,我們現在怎么辦?”幾個德字輩的師弟也都嚇壞了。

    他們沒有想到司徒德天會這么做,這也太狠毒了。

    “破陣!所有人跟我們一起破陣!”司徒德海沒有想到司徒德天會這么做,這簡直就是喪心病狂了。

    轟轟轟!

    司徒世家七八十個老祖同時出手,場面何其壯觀。

    只是,讓他們每個人驚恐與失望的是,就算他們聯合出手,也沒能夠將這陣法結界給破開。

    “這結界太強了,這可怎么辦?”司徒世家的人可是嚇壞了。

    誰都不想死,而且還是死的這么冤枉!

    “沒有用的,你們不可能破開這個結界,師兄對不起你們,為了司徒世家,師兄只能選擇犧牲你們了!”司徒德天站在陣外說道。

    “師兄,你真的是瘋了,如果我們都死了,司徒世家還剩下什么?司徒世家還是司徒世家嗎?”司徒德海憤怒的吼道。

    這一刻,沒有誰比他更加憤怒的了。

    他與司徒德天的關系是最好的,所以在圣主要取司徒德天的性命之時,他竟是第一個站出來下跪向圣主求情。

    可是他沒有想到,司徒德天卻根本就不念這點恩情,竟然還要殺死他。

    這樣的做法實在是太令人寒心了!

    絕望的寒心!

    “放心吧,我會守護好司徒世家的!而且,今天的事,不會有任何人知道,司徒世家還是原來的司徒世家!”司徒德天說道。

    后山除了他們,沒有人會來到這里,也沒有誰敢在沒有得到允許的情況下來到后山。

    所以,所有知情人都在這里了,甚至都已經在九曲天雷陣之中了。

    只要天雷降下,陣法之中的所有人都將死去。

    盡管從此以后,司徒世家的老祖就剩下他一個人了,可是其他世家卻絕對不會知曉。

    只要其他世家不知道,在所有人的眼中,司徒世家還是原來的司徒世家,沒有人敢來挑釁。

    再過幾百年,等到司徒世家的弟子成長起來,又會有新的老祖來彌補這些空缺。

    這便是一個天衣無縫的計劃!

    “師叔!我們不想死啊!”司徒世家的老祖們一個個都哀嚎不已。

    “該死!我們司徒世家怎么會出現這么瘋狂的人!”但是也有許多人被司徒德天徹底的給激怒了。

    “圣主,我們現在怎么辦?”看著天上的黑云越壓越低,而且已經有一些天雪劈進了陣法之中,陳睿陽他們也不由著急了。

    連司徒世家這么多人都沒有辦法將陣法破開,他們這幾個又怎么可能逃的出去呢?

    “這個家伙還真是夠狠的,為了自己的性命,竟然連司徒世家這么多老祖也想要一起坑殺掉!”程宇對此也感到十分的意外。

    之前他就從司徒德天的眼中看到了不甘,看到了桀驁不馴。

    他知道司徒德天可能不會這么輕易的了結自己的性命,但是他也只是認為這個家伙可能會想辦法逃出去,甚至逃出司徒世家。

    可是他萬萬沒有想到,司徒德天不僅想要殺掉他們,甚至連他們司徒世家自己人都不放過。

    這種人還真是夠心狠手辣的。

    他有些慶幸自己并沒有打算留下司徒德天,要不然留下這么一個人,早晚會壞了圣城的大事。

    看著越來越多的天雷在劈入陣法之中,他卻并不是很擔心。

    “圣主!圣主!求求你救救我們,救救司徒世家吧!”司徒德海帶著眾人無論如何都沒有辦法將陣法破開,可是天雷已經落下,他們已經沒有更多的機會了。

    看到圣主那么淡定,心中升起了唯一的希望。

    圣主的實力大家都看到了,絕對是深不可測,強大無比。現在或許只有圣主才能夠救的了他們。

    司徒世家的力量基本上都在這個陣法之中,如果大家真的死掉了,司徒世家就真的完蛋了。

    或許現在大家不會發現這個秘密,可是司徒德天真的能夠永遠瞞住這個秘密嗎?

    紙,是包不住火的!

    “圣主!求求你救救我們吧!”司徒世家的人反應過來,全部跑到程宇的面前跪下!

    “哈哈哈!你們求他也沒有用了,今天他們都得死,沒有人可以活下來!”可是司徒德天看到這一幕,卻是興奮的大笑了起來。

    或許他是真的已經瘋了,又或許他是在為自己不用死了而興奮激動。

    但是不管如何,在別人的眼中,他已經徹徹底底的成了一個瘋子。

    他要殺的何止是圣主,更是司徒世家的未來!

    滾滾天雷落下,就在這個時候,陣法之中突然閃出一道耀眼的金光,就連司徒德天都無法看清里面的一切。

    轟轟轟!

    無數的天雷轟進了陣法之中,塵土、樹木、花草,這一刻,全部都被一道一道的天雷擊的粉碎。

    “死吧!死吧!哈哈哈!都去死吧!”司徒德天情緒激動,時而興奮,時而憤怒,時而悲傷,分不清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他。

    轟隆隆!

    天雷越來越多,甚至整個陣法之內已經完全被天雷所覆蓋,似乎再也沒有任何一個地方能夠幸免下來。

    越是如此,司徒德天便越是激動。

    九曲天雷陣,據說就算是仙人遇到了都要落荒而逃,仙人以下沒有人可以活下來。

    這個圣主的實力強大又如何?他難道會比仙人更加強大嗎?

    只要圣主一死,一切的一切都結束了!

    “死了!死了!都死了!”司徒德天的嘴唇在顫抖,眼神緊緊的盯著陣法之中。

    此時,在司徒世家的其他地方。

    “你們看那里,為何突然天雷滾滾?”有弟子指著天空的異象疑惑道。

    “那好像是后山的位置!”

    “難道是哪位老祖參悟了大道,要得道成仙,飛升仙界了嗎?”有人激動無比的說道。

    “這看起來可不像是飛升仙界的場面,倒是更像是渡劫的場面!”

    “渡劫?可是后山的老祖不都已經渡過劫了嗎?怎么會是渡劫期呢?”

    “廢話,咱們司徒世家哪個得道之人不是在后山渡劫的呢?以后咱們若是得道,也得到后山去渡劫!”有人說道。

    “說的也是,這么說來應該是哪位長老或者天才在后山渡劫了!”眾人點點頭。

    而此時在安和殿外面,心河他們和司徒世家的老祖們也都出來了,望著后山方向的滾滾天雷。

    “師姐,這真的是渡劫之象嗎?我怎么覺得看起來有點不太像呢?”聽到安和峰上司徒世家的弟子們也都在討論這件事,心海有些卻是心里有些疑惑。

    渡劫的畫面他也不是沒有見過,但是這個天象看起來卻有點奇怪,似乎不太像是有人渡劫!

    “這個不好說,也許真的是有人渡劫也不一定!”心韻也搖搖頭。

    “或許是司徒世家的哪位老祖得到了宇師弟的指點,因此渡劫也說不定!”心河說道。

    “司徒世家的老祖還要渡什么劫?”

    “司徒世家不是有那么多的散仙老祖么?渡個劫有什么奇怪的!”心河說道。

    


    
大乐开奖结果查询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