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我的絕色美女房客 > 第6222章 演員
    見陳陽問題不斷,沒等董粲回答,余律便沉聲道:“陳陽,你的問題太多了,作為七隊的隊員,你只需要服從命令即可。”

    陳陽微微皺眉,但也不得不給表姐面子,默默退下。

    等眾人換了衣服,董粲率先走進了樹木圍繞而成的螺旋形通道中。

    踏入通道后,螺旋往前延伸的通道,驟然亮起了耀眼的光芒,如夢似幻,仿佛墜入了一條時空通道。

    眾人不斷往前走,螺旋通道逐漸縮小,到達盡頭的時候,只剩下不到兩米直徑,剛好能容納一人通過。

    董粲帶頭,余律壓陣,七隊的成員先后走過了通道。

    如陳陽所料,這是一道傳送門,走過螺旋形的通道之后,他們已經處于另外一片空間,距離銀鏡缺口很遠。

    前方視野開闊,茂密的叢林中,有一片村莊。

    村莊居住上百戶人家,從能量波動來看,幾乎都是普通人。

    但村莊的周圍,有陣法守護,妖族無法入侵。

    在村莊的東面,有一片高墻圍繞起來的區域,里面有強烈的能量波動,顯然靈鷲山駐守此地的修者,就住在那里。

    正在陳陽觀察村莊的時候,耳中響起了表姐余律的傳音:“從螺旋通道走過,會到達割裂山脈的中心區域,距離落心河只有三萬里,此地更易尋找高階妖族。而繞過螺旋通道,在割裂山脈的邊界,高階妖族終究很少,不易尋找。”

    聞聲,陳陽不禁感到意外,沒想到那不假辭色的“表姐”,居然暗中給自己解釋。

    卻聽余律接著道:“隊長雖然有耐心,但你作為隊員,也不應該處處詢問,對其決定發出質疑。這樣做,會影響其他人的軍心。而且我和小桐的關系,小桐和你的關系,其他隊員都知道,如果隊長對你過多解釋,難免別人會認為隊長偏心于你。”

    雖然陳陽稱呼余律為表姐,但其實并無親屬關系,又何必在意這些呢?

    陳陽一時間有些懵,但卻很快反應過來,只怕是余律誤會了他和小師妹的關系。

    “豐碑村歡迎各位貴客,諸位遠道而來,請到臨羨閣休息。”

    一名老翁走上前來,對陳陽一行人作了一揖,卻是把陳陽的思緒拉了回來。

    眼前的老翁頭發斑白,佝僂著背,看起來年歲已高。

    不過,作為一名一重圣師,他的確是高齡。

    如果不高,那就是人才,應該留在靈鷲山中重用,而不是在割裂山脈中駐守。

    作為隊長董粲當即上前,拱手道:“老先生客氣了,我們是方云閣的人,借此處一用,入山尋找妖族。”

    尋找妖族的說辭,并不突兀。

    因為個宗門煉器、煉陣、煉丹,都可能一道妖族的肢體作為材料。

    雖然隨著時代的發展,許多材料都找到了替代品,但一些特殊的東西,依舊不可替代。

    所以,這村莊之中,偶爾也會遇到,前來尋找妖族的隊伍。

    接著,董粲就把一個令牌遞過去,那老翁看過之后,笑著道:“原來是方存閣的朋友,在下是豐碑村的村長周牧,請跟我來。”

    陳陽的目光落在董粲手中的令牌上,看樣子令牌居然是真的,云組七隊的手段倒是厲害。

    在老翁周牧的帶領下,一行人往村莊東面的高墻走過去,途中,周牧問道:“你們在云亭寨,可曾見到了孫正?”

    董粲道:“孫兄正在閉關,是他一位部下收取的路費,那人好像叫做……對,叫做李康。”

    周牧點了點頭,然后露出不悅之色,道:“李康我記得,這小子老是仗著我靈鷲山的名頭,多收取別人的路費,我已經敲打他幾次了,卻依舊不聽教誨。想來,他是仗著有寨主撐腰,所以放肆。不知這次,你們有沒有被欺瞞?”

    董粲詫異道:“路費難道不是一人一百塊青星石嗎?那位李康,還有另外和他同行的一名下顎有顆痣的人,也是這樣說的。”

    “既然是一百青星石,倒也沒有欺騙你們。”周牧走到高墻前,回頭笑道:“李康那小子,想必是良心發現了,居然沒有多收取你們的過路費。”

    董粲皺眉道:“我倒是覺得,那人挺實誠的,我們說的李康,會不會不是同一人?”

    “云亭寨中只有一個李康。”周牧把手放在面前的墻壁上,墻壁表面蕩漾波紋,他讓到旁邊,做了個請的手勢,道:“諸位貴賓,請進。”

    董粲沒有動,而是問道:“老先生,我們一定要進去嗎?實不相瞞,閣主只給了我們十天的時間,我們需要盡快入山尋找妖族。”

    周牧笑道:“諸位不必著急,你們和曹執事會面,說不定能打聽到妖族的消息,減少你們尋找的時間。”

    “如此甚好。”董粲面露喜色,邁步便走進了墻壁上的光幕中。

    余律、陳陽、丁克等人,也紛紛跟上去。

    周牧盯著他們的背影,臉上依舊是微笑的表情,最后一個走進了光幕。

    穿過高墻之后,陳陽一行人進入一處寬闊的院落,眼前是座五層高的閣樓,掛著匾額,上書“臨羨閣”三字。

    一條小溪環繞著臨羨閣,清澈的溪水中,有五顏六色的魚兒游蕩。

    閣樓左側種著幾顆矮小的竹子,右側是一棵高聳的松樹。

    樓前的空地上,幾只小雞正在追逐嬉戲。

    這情景,倒是愜意。

    “諸位,請。”

    老翁上前帶路,陳陽看著他的背影,又看了眼董粲,心中對這兩個互相試探的演員,頗有幾分佩服。

    董粲雖然看起來大大咧咧,但剛才對方試探之時,董粲的回應都恰到好處,許多細節都處理得毫無破綻。

    陳陽不得不佩服,對方身為七隊隊長,的確有幾分本事。

    “蘇伐,你是打算回云亭寨嗎?”

    就在這時,臨羨閣的門口,走出來兩個人。

    說話之人是七重圣師,長須及地,身著紫色長袍,上面繡著靈鷲,頗有幾分仙風道骨的氣質。

    另一人也是位老者,面容精悍,雙目炯炯有神,氣勢張揚。

    他對長須老者一拱手,道:“曹兄,上面讓我鎮守云亭寨,我卻在此處閉關修煉,如今三年未曾露面,我也是時候去看看了。”

    :。:

    


    
大乐开奖结果查询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