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歸一 > 第五百二十九章 萬山紅的預言
    吳中元坐下沒多久萬山紅就來了,她也是山羊谷的常客,店主自然也認得她,殷勤的跑出去將她迎了進來。

    “你跑那么快干嘛?”萬山紅自吳中元對面坐了下來。

    吳中元端起茶壺為萬山紅倒了杯茶,“來晚了人家就打烊了。”

    聽得吳中元言語,正在上門板的店主回頭接話,“不會,不會,吳族長和萬山主都是小店的貴客,休說這等時分,便是正晌午時我們也會起灶接待。”

    “哈哈哈,你認識他呀,”萬山紅自腰囊里摸出一枚補氣丹藥扔了過去,“趕緊整治酒菜,酒菜上桌之后你們也出去,我和吳大族長有話要說。”

    店主雙手接了,千恩萬謝,帶著伙計去了后廚。

    萬山紅端杯抿茶,“接下來你有何打算?”

    “你呢?你準備去哪兒?”吳中元隨口反問。

    萬山紅笑道,“哈哈,我只是把里面的東西送給了你,又沒把房子送你,你還想把我給攆走啊?”

    “我還以為你要云游四海呢。”吳中元也笑。

    “不會,我還住在那里,你如果想我了,可以隨時過去看我,不過我經常外出,不一定會待在煙云山。”萬山紅說道。

    待萬山紅放下茶杯,吳中元又提壺幫她斟滿,“我現在急需銅鐵熔鑄兵器,咱們之前說的……”

    不等吳中元說完,萬山紅就打斷了他的話,“牛馬都送給你了,我還會吝嗇一根韁繩嗎,也與你二十萬斤。”

    “多謝,多謝。”吳中元急忙道謝。

    “等開春再給你送過去吧,現在北方太冷了,”萬山紅說道,“我那些飛禽大多畏懼寒冷,之前負糧北上凍傷了不少。”

    “好好好,不著急。”吳中元連連點頭,在此之前他還想跟萬山紅討要一些飛禽,聽她這般說也就打消了這個念頭兒,很多飛禽都有遷徙習性,冬天抵御寒冷的能力很差,想要為己方的勇士和巫師裝備飛禽,還是得打碧眼金雕的主意,碧眼金雕不但耐寒,還屬于食肉飛禽,空戰時遠比尋常飛禽厲害許多。

    二人說話之時,酒菜送上,店主帶著伙計和廚子避了出去。

    吳中元也餓了,象征性的禮讓過后便開始狼吞虎咽。

    萬山紅左腿踩著凳子,右手抓著雞腿兒,“接下來你有什么打算?”

    “節日馬上要到了,也干不了別的了,這里的事情處理完我就得回去了,家里還在等著我登基呢。”吳中元說道。

    “我問的不是這個,我問的是以后你有什么打算?”萬山紅問道。

    吳中元想了想,出言答道,“這次承你出手,解了燃眉之急,明年得大力農耕,屯糧備荒,還得打造兵器和守城器械,鞏固城防。勇士和巫師也得盡快挑選培養一批,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設法提升一下己方勇士和巫師的靈氣修為。”

    萬山紅歪頭斜視,“你真準備與它們正面對抗?”

    “我不對抗難道還投降啊?”吳中元放下筷子,拿起木勺自銅釜里盛飯。

    萬山紅將那銅釜推到他的面前,“你感覺有勝算嗎?”

    “有沒有勝算我總不能不打吧。”吳中元為萬山紅盛了一碗飯,然后直接抱著小銅釜開吃,這時候大米還沒有廣泛種植,只有少量野生稻子,所謂米飯指的是粟米飯。

    “打仗會死很多人的。”萬山紅說道。

    吳中元夾菜吃飯,沒有接話。

    萬山紅扔掉雞骨頭,用帕巾擦了擦手,“你可曾想過另外一種可以減少傷亡的法子?”

    “什么意思?”吳中元抬頭看她。

    “就是不與它們正面沖突,連橫合縱,自保不爭。”萬山紅說道。

    “我連誰去呀?連神族還是連鬼族?誰我都不連!”吳中元正色搖頭,或許萬山紅說的這種方法的確可以減少傷亡,但這等同與外敵沆瀣一氣,狼狽為奸,不干,絕對不干,自古至今曲線救國的有九成以上都當了漢奸,絕不能走這條路。

    “但是正面抗衡,你不是它們的對手,”萬山紅拿起筷子,撥魚挑刺兒,“還有另外一個辦法,及早帶你的家人避開這場戰亂……”

    “行了,別說這個,你再說我就該懷疑你是它們派來的說客了。”吳中元低頭扒飯。

    “不知好歹的東西,你想沒想過后果?”萬山紅夾了塊魚肉扔進銅釜。

    “謝謝。”吳中元抬頭道謝。

    “擒賊先擒王的道理誰都懂,如果你執意與它們為敵,它們會先把你殺掉。”萬山紅說道。

    “這一點我想到了。”吳中元說道。

    “你不怕?”萬山紅皺眉。

    “俗話說得好,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吳中元苦笑搖頭,“我肯定怕呀,天知道它們能搞出什么幺蛾子,但我不能因為怕就棄城投降啊,行了,阿姐,咱別說這個了。”

    “好,不說它們,”萬山紅點頭,“它們乃是外敵,只說人族,你雖然名為三族黃帝,但牛族和鳥族并不聽命于你,你感覺姜正和黎泰也有你這般血戰到底的決心?”

    吳中元沒心情吃了,放下銅釜端起酒杯喝了一口,不得不承認萬山紅慮事還是很周詳的,充分考慮到了三族現狀,而她的擔心也并不是多余的,小鬼子還沒打過來呢,姜正已經舉白旗了,倘若五道封印消失,黎泰會不會當漢奸也在兩可之間。

    “如果他們與你同心同德,那還可以分頭拒敵,互相接應。”萬山紅正色說道,“倘若他們不是你這種想法,以你熊族之力,根本不足以與五道為敵。”

    不等吳中元接話,萬山紅又道,“我雖然少往中土去,卻知道熊族的近況,熊族本就勢微,你又剛剛奪回熊族不久,人心不穩,你現在是內憂外患,倘若牛族和鳥族與五道虛與委蛇,暗中勾結,便是五道不來打你,牛族和鳥族也會打你。”

    “他們打的過我嗎?!”吳中元挑眉。

    “他們是打不過你,但他們打得過你手下的勇士和巫師,”萬山紅豎起一根筷子,“你自己再怎么厲害,也不過是一個人,若是磚瓦脊椽全給你拆了,就剩一個大梁有什么用?”

    吳中元無奈嘆氣,“你當真不是它們派來的奸細?”

    “別貧了,說正事兒呢,”萬山紅擺手,“我的話還沒有說完,我比你年紀大,對人心了解的比你深刻,人性本惡,世人不值得你犧牲自己去拯救他們。”

    吳中元笑了笑,沒有反駁,但也沒有表示贊同。

    “你笑什么?”萬山紅筷子敲碗,“不認可我的話?”

    “認可,認可,”吳中元連連點頭,“我若是提出質疑,你定然會帶我加以驗證,想要看清一個人的心性,絕非朝夕可為,我忙的要死,哪有那么多時間去干這個。”

    萬山紅嘆了口氣,“你一定會后悔。”

    “后悔什么?”吳中元反問。

    “他們一定會令你失望,”萬山紅又嘆了口氣,“當日在河邊我暗中觀察了你很久,我看到了你想要幫助他人的善良,也看到了你的真誠和努力,但我也看到了你悲涼的結局。”

    吳中元抬頭看了萬山紅一眼,萬山紅雖然嘻嘻哈哈,卻很少用如此嚴肅的語氣跟他說話,更不曾接連使用兩個“一定”,這說明萬山紅堅信自己的看法是正確的。

    吳中元干咳兩聲,清了清嗓子,“阿姐,我知道你是為我好,我所做的事情也不是為了讓世人領情念好兒,想必你也知道我的情況,當年我父親把我帶回熊族,結果熊族招致了牛族和鳥族的圍攻,熊族落到今天這個地步,我難辭其咎,所以我有義務保護他們,不管他們值不值得。”

    萬山紅緩緩點頭,“我知道我改變不了你的想法,這條路是你自己選的,不管后面等待你的是什么都只能由你自己承受,我不會參與日后的戰事,但我們永遠是朋友。”

    吳中元點頭過后拿起酒壺,斟酒兩杯,自執其一,“阿姐,很高興認識你。”

    “世上有你,吾心不孤。”萬山紅微笑舉杯。

    “哈哈。”吳中元先飲。

    “哈哈。”萬山紅后隨,飲罷,還杯桌上,“我也看出來了,你歸心似箭,在這時候留你三日也的確有點兒強人所難,既然如此,我便放你走吧,但你得記住,你欠我三日。”

    “多謝阿姐體諒。”吳中元端茶漱口。

    “我再與你一句忠告,”萬山紅沉聲說道,“不要相信任何人,也不要對任何人抱有希望,重要的事情必須親力親為。”

    “好,我記住了。”吳中元點頭答應。

    萬山紅也不挽留,起身說道,“好了,你走吧,想要搬拿什么東西,你只管去。”

    吳中元點頭道謝,離座起身與萬山紅離開酒肆。

    店主和伙計等人正在不遠處蹲著曬太陽,見二人出來,急忙迎了過來,點頭哈腰的送客。

    “我要往西街沐浴,你可要同去?”萬山紅又逗他。

    吳中元嘿嘿一笑。

    萬山紅鄙視的瞅了他一眼,轉身向南走去。

    吳中元目送萬山紅走遠,轉而步行離開山羊谷,到得鎮外感召青龍甲,離地升空,疾速北上。

    萬山紅的慷慨饋贈令熊族實力大增,本想盡快趕回去跟老瞎子報喜,飛至中途突然想起一事,轉而改道牛族。

    姜正這老東西氣壞他了,不能這么便宜這老東西,得去牛族一趟,給這老家伙施個人神共憤……

    


    
大乐开奖结果查询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