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天行 >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 死局
    煙光殘照冷靜了少許,道:“說吧,怎么分頭截殺,給我們英雄殿一個目標,我們豁盡一切打就是了,這場國戰打到現在我也沒什么好說的了,拼掉所有的家底,對得起國服就行了。”

    燭影亂點頭:“是的,我們左右不了整個局勢,那就只能求一個問心無愧了。”

    何藝沉默不語。

    緋月一樣秀眉輕蹙,半晌沒有說話。

    事實上,所有人都知道,山海關被攻破的那一刻,國服的東線戰場已經崩了,此時此刻,我們在人數方面比不了對方的聯軍,在戰斗力方面一樣比不過,日韓服務器經過第二次國戰之后,對我們的敵意不是一般的大,所以這一次肯定會孤注一擲的瘋狂進攻,而歐服則自國戰開始之后,也就是偷襲天海城一場戰役罷了,然后就來到了中土戰場,事實上他們一直都是養精蓄銳的,在等級、裝備上對國服已經幾乎快要形成碾壓的優勢了。

    而且,此時對方是乘勝追擊,士氣高漲,而國服則剛剛被破了東方門戶,接連的慘敗讓不少人都心里開始絕望,所以,無論是實力還是士氣上,國服都是失敗的。

    過了好一會,一個聲音傳來。

    “如果大家信任得過,就再給我一次指揮大家戰斗的機會吧?”

    說話的人是林途,他緩緩站起身,道:“我知道,前幾次的失敗與我的指揮有或多或少的責任,我不推卸責任,我只想為國服再盡一分力,接下來的這場抵擋戰斗,我們幾乎是必輸的,但我……但我還是想再試試,可以嗎?”

    眾人目光凝重,都沒有急著表態。

    ……

    “既然如此,那就依舊由林途指揮吧。”

    人群中,說話的人是坐在董小瑜不遠處的劉基,月恒官方的人,他眉頭緊鎖,道:“但是務必要記住,國服北方的城池,北原城、云中城、漁陽城之類的,都可以失陷,但白鹿城絕不能有失,白鹿城是國服事實上的國服,擁有最多的NPC兵力,最豐富的資源,一旦白鹿城丟了,國服的實力將會大打折扣,鎮守白鹿城,必須要不惜代價!”

    “明白。”林途點點頭,然后卻又看向我,道:“但是僅憑玩家的實力,恐怕還不足以迎戰眼前的強敵,特別是鎮守白鹿城,需要NPC的力量,需要龍域的力量。”

    或者,他看向了我,道:“丁牧宸,你不是手握200名龍騎士的指揮權嗎?這時候你就不要藏私了,將這批龍騎士調集到白鹿城來吧,白鹿城更加需要他們。”

    我正要說話,卻“滴”的一聲,收到了董小瑜的語音:“千千萬萬不要答應他們,一旦你帶著龍騎士去增援,最后白鹿城依舊還丟了的話,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嗎?”

    “什么后果?”

    “他們會說,你倚仗自己游戲里的陣營地位,濫用NPC特殊兵種,導致國服的NPC力量失衡,會把白鹿城失陷的責任推到你頭上,到時候會罪加一等,而且,我聽到了一些風聲,名人堂組委會那邊,劉基曾經說過,如果北辰一意孤行,太過自我的話,會考慮削掉北辰一部分人的CSL名人堂頭銜。”

    “什么?!”

    我整個人都愣住了:“他們怎么可以這么無恥?”

    “因為你太閃耀了,總會讓有些人嫉恨。”

    她淡淡的說了句:“你別說話,我幫你擋過去,記住,這時候不能再強出頭了,否則戰后,你會跟林途一起承擔戰敗后果的。”

    我:“……”

    這時,董小瑜開口道:“印服已經連續四天四夜對酒泉關狂轟濫炸了,一旦攻破酒泉關,印服的六千萬強大兵力將會浩浩蕩蕩的殺入國服版圖,到時候威脅比起日韓、歐服只大不小,而且整個酒泉關只有北辰和霸盟幾個公會在鎮守,他們那邊的壓力更大,就別動用丁牧宸的龍騎軍團了。”

    劉基還算是給董小瑜面子,點頭道:“董總說得對,酒泉關那邊自己都已經捉襟見肘了,就別動用龍騎軍團了。”

    林途深吸了口氣:“那好吧,現在我安排一下云中城、北原城、漁陽城的防守,然后則在沿途的通道上對歐服、日韓服務器的截殺。”

    他一一部署防線兵力,而我也沒有多看。

    事實上,打到了今天這個地步,身為原國戰總指揮的我,對敵我雙方的實力簡直太清楚了,從東方林海到白鹿城,我們無險可守,連一座關隘都沒有,這一路上可以用一馬平川來形容了,打起架來,要么是野-戰,要么就是正面戰場的陣列對沖,沒有什么取巧,只能靠硬實力來獲勝,而此時,國服東部戰區的硬實力、士氣實際上都已經落入絕對下風了。

    此時的國服,仿佛是一盤死局一樣,酒泉關被牢牢鎖死,東方門戶被完全打開,除了美服之外,全球所有大型服務器幾乎都聚焦中土了,就如我當初預想的一樣,美服、國服是兩大巨大,第三次國戰就是列強對兩大巨頭的絞殺,如今美服已經幾乎等于是廢了,于是國服被圍攻已經是難以逆轉的形勢了。

    此時,一切都與外交無關了。

    ……

    戰情火熱,當林途部署好一切之后,會議迅速結束。

    這一次,我真的全程一句話都沒說,忍住了!

    返回酒泉關,從一名北辰騎士手中接下了星空城信物,這是我允諾Frozen的事情,無論是從大局上考慮,還是從朋友出發,都必須一諾千金,必須要守護好這枚信物,這個信物對美服實在是太重要了,一旦被印服的人拿走,那美服就跟滅服沒有區別了。

    另一方面,印服依舊還有近一千萬精銳留在星空城鎮守皇宮,只要這枚信物依舊在我手里,那邊就一直能拖著印服的一千萬兵力,如果那一千萬兵力也來酒泉關了,我們還真不一定能扛得住,所以何樂而不為,一方面為美服保存信物,一方面能牽制印服。

    “東方林海給攻破了!”

    公會頻道里,山有扶蘇聲音凝重的說道:“恐怕云中城、漁陽城、北原城這三座次級主城未必能擋得住日韓和歐服的進攻了。”

    “注定擋不住了。”我聲音沉重。

    “那怎么辦?”山有扶蘇道。

    “沒有辦法。”我皺眉道:“國服又來到了一個從所未有的困境了,印服、日韓、歐服,上億玩家壓著我們打,而且還有不在少數的小服務器在虎視眈眈,我們一個處理不好,恐怕就會一敗涂地了。”

    “可是,可是……”他欲言又止。

    我發覺了一些不太正常,但:“扶蘇?沒事吧……”

    “沒事。”

    “沒事就好。”

    這句話剛剛出口,我卻腦海里猛然仿佛電擊一樣,想到了靈園中的隰有荷華,也突然想到了山有扶蘇為什么會這么緊張了,他的緊張不完全是為了白鹿城,更為了隰有荷華,因為靈園系統就坐落在白鹿城,一旦白鹿城被攻陷,或許靈園系統會遭到毀滅性的破壞。

    一時間,我咬了咬牙,心頭百味雜陳。

    我又該怎么辦?

    我又能怎么辦?

    一頭,是扶蘇心里最后的摯愛,一頭卻是整個國服的未來,整個北辰公會大家的未來,是大家拼搏了這么久的汗水與淚水,難道真的能不管不顧了嗎?

    這一刻,我莫名的感受到了古人的那種忠義難兩全的感覺。

    ……

    環視四周,山有扶蘇就站在不遠處的雉堞一旁,整個人有些頹然。

    我馬上走過去,拍拍他的肩膀,道:“兄弟,別太擔心了,事情還沒進展到那一步,或許還會有轉機,你說呢?”

    “嗯,希望如此。”他點點頭,目光中透著決意:“如果真的到了那個地步,哪怕是只有我一個人,我也會去增援白鹿城,夕哥,我可能就要跟你請假幾天了。”

    “到時候再說吧,一起面對。”

    “嗯嗯!”

    城外,印服大軍再次洶涌而來,氣勢洶洶,沒辦法,我們也只能沖下城池,繼續鎮守酒泉關這座西境第一雄關,守住酒泉關,就能西線戰場的希望了。

    ……

    夜晚,九點許。

    遠方傳來消息,北原城被攻破,城主信物已經被韓服的人拿走。

    十一點許。

    遠方再次傳來一條壞消息,云中城被攻破,城主信物被英服的人拿走。

    直至凌晨兩點許。

    第三個壞消息傳來,漁陽城失陷,城主信物給德服的人拿走,他們都將會不遠萬里將信物送返主城。

    凌晨四點多,東部戰區再次傳來消息,國服東部戰區主力與日韓主力、歐服主力在白鹿城東北方向的牧林發生的大戰已經漸漸出現了結果,國服慘敗,戰損比已經達到了2.3:1了,也意味著,在那一片戰場內,我們擊殺對方一人的同時,會有2.3人被對方擊殺,東部戰區,已經前所未有的虛弱了。

    凌晨六點不到,烽火狼煙,對方的主力已經朝著白鹿城推進了,而林途也發出了全服通報,全體增援白鹿城,最終的戰場依舊還是在白鹿城!

    ……

    終于,該來的,最終還是來了!

    


    
大乐开奖结果查询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