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科幻小說 > 星辰之主 > 第五百四十六章 崗前移 上
    梁廬、羅南還有湛驍的嘴巴,至少有一個人是開過光的。

    對事態的預判音猶在耳,經過短暫碰頭之后的基地軍事決議團,就宣布中繼站執行“二級污染響應”,進入緊急狀態。比照陷入“孽毒中度污染區”的標準,嚴格執行各項操典制度。

    別看通告里掛著“嚴格”兩個字,在羅南看來,按照新的規矩執行的話,他前面一段時間學過的那些操典制度,至少要廢掉將近一半兒。

    給人的感覺,就是原本一個每立方米空氣中的微塵都要按顆數的電子無塵車間,嘶拉一下畫風突變,成了熱浪洶涌、鐵水流淌的煉鋼廠……

    與此同時,三個“蜂巢”內的后勤工蜂們,都取消了一切休息,重排崗位人員,并要求在最短的時間內,熟悉新的工作,進入狀態。

    所謂的“重排”,正是根據升占對昌義暉提出的建議:大幅削減基地負責日常維修維護的人員,充實到各個直接生產崗位上去。

    這一調整帶來的直接后果就是:所有維修兵一躍成為了后勤部門最忙碌的那批人,沒有之一。

    在以前的同僚手忙腳亂適應新的生產崗位的時候,還留在原崗位的“梁廬、羅南”們,必須要負責數倍于之前的維護區域。

    像是曾經的“中央管線及安全隔斷區延伸部維護崗第二巡查組”,如今就變成了“全域管線延伸區域維護組”,與其他兩個同樣崗位的人員合并成了一個大組,并由一位資深尉官負責,可職責區域暴增了十倍還多。

    這種形勢下,如果嚴格按照常規操典執行維護任務,除非把兩個人劈成十段、二十段,再吹口仙氣,分身化形,才可能基本達標。

    在現實逼迫下,注定要放棄一些東西。

    “全延維二組發現低污染區域,坐標……”

    “別浪費時間,你們只盯著管線、設備和維修機器,其他的一概不要理睬……就是孽毒活體懟到鼻尖兒了,只要不吃了你們,就特么裝看不見!”

    “收到。”

    梁廬干脆利落地掛斷通訊,撇撇嘴,示意羅南驅動專用維修車,直直從標注為“低烈度污染”的區域中間碾過去。至于仍在狂閃不停的警報,一拳頭砸下去……啊,不,上調個標準就消停了。

    “看吧,蜂巢指揮臺那邊,這兩天的調度壓力可燒壞了不少人的腦袋,咱們碰到胡言亂語的機率也大幅增加了。”

    說話間,專用維修車嗡嗡穿過污染區的時候,羅南的眉毛不自覺抖了兩下,細膩入微的精神感應與印象猶深的操典要求交織作用,對一位輕度強迫癥患者來說,多少算是種折磨。

    梁廬就以“過來人”的口吻給他做心理建設:“現在呢,絕對不要把基地當成基地,你可以閉上眼睛,想象一處建立在孽劫世前,后來又被迫放棄的軍事據點,現在已經徹底廢棄,只有自小生長在孽毒環境中的變異物種才會偶爾經過……中度污染區基本上就是這個意思。

    “我們現在做的,你就當成野外作業就好了。就算是后勤人員,偶爾也有出外勤的機會,這就是提前的預演啊!”

    羅南笑了笑,梁廬也笑,又出拳重拍在車輛控制臺上:“誰能想到,璇晶陣列也能出問題?都怪那個自以為是的缺德玩意兒!”

    加封“缺德玩意兒”稱號的羅南,笑容就有些垮。還好梁廬沒有發現,只是嘆息:“說實話,咱們的運氣是太不好。在這種環境下呆得久了,后續治療真的挺麻煩……不過還好啦,全額報銷,用度上不用擔心。”

    羅南很難想象“游戲場景”之外的情況,可是通過這段時間的觀察,他發現了含光星系的天淵公民們,對于“孽毒”的矛盾態度。

    他們當然知道,孽毒污染是很麻煩的事,否則此前湛驍的心態就不至于險些崩掉;“孽劫世”早期,也不會出現那么多讓人心堵的悲劇事例。

    可孽毒污染又是含光星系的人們必須去接觸、面對、承受的問題。沒有誰是活在真空中的,遑論真空也擋不住孽毒環境規則的污染滲透。

    所以遇到了現在這種急轉直下的糟糕狀況,中繼站上上下下,不論是爵士、校官,還是公士、列兵,都表現出了一種“破罐子破摔”式的坦然:

    孽毒真的超惡心……嗯,既然潑一身了,就隨便吧!

    孽毒污染當然會有后患,而且非常嚴重,基地里上萬官兵,別看現在還是一個個生龍活虎的,戰后將會花很大代價去治療,即便報銷費用,也注定了綿延日久,變數橫生。

    可那又怎樣?

    “人都是給逼出來的。孽劫世以來,帝國內修、布法的公版法門,幾乎每三十年就要迭代一次,幾百個版本下來,和當前相比,早已經是面目全非……為什么?”

    梁廬用下巴虛點羅南,問了一句,但他根本沒指望羅南回答,繼續往下講:“像是內修、布法這樣的關鍵法門,有一個說一個,都是千錘百煉,多少年才積累下來的精華,是基礎研究做到極致的成果,可基礎研究又哪有那么容易突破?三十年一迭代,要能有這種進步速度,諸天神國都要趴在地下叫爸爸!

    “說到底,還是大家在孽毒環境中長期生存,受到環境規則的污染變異,不得不如此。也許再過幾百年、幾千年,我們這些人,雖然還保持著歷史記憶,卻與‘先人’是截然不同的物種,被孽毒逼上了另一個進化方向……哎,我是不是說得有點兒多,沒嚇到你吧?”

    羅南老實回答:“暫時沒有。”

    “哦,這么有膽氣?”

    “我們這次,總不會比盧尉官當年在祖域保衛戰中面臨的情況更糟糕。”

    梁廬一怔,隨即哈哈大笑:“這么想就對了!”

    正開心的時候,車子自動減速,前方大約五十米的距離上,一頭有明顯昆蟲形態的大型仿生設備,靜靜趴伏在管線隧道內。支開的六條“節肢”對稱叉開,每條都有環抱粗,可在有火車車廂體積的弧形主艙室映襯下,還是略顯纖細,以至于撐在隧道底部時,都感覺軟趴趴的,沒有力度。

    


    
大乐开奖结果查询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