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逆天邪神 > 第1587章 警告
    云澈和千葉影兒就此留在了天罡云族,每天一半時間修煉,一半時間則是在族中隨意轉悠,默然觀察著這里的一切。

    始祖之地……對失去所有親情的他而言,終究無法徹底漠視這個地方。

    先前,云裳因沉浸在失去父親的痛苦陰影中,總是郁郁寡歡。此次歸族,或許是因為受到天賜福澤,也或者是擺脫了陰影,她變得歡欣了許多,臉上總是帶著足以融化心靈的笑顏……尤其,是她每天跑去找云澈的時候。

    她即將被立為少族長的事也已在族中傳開。在大限將至的陰霾之中,這件事,以及云裳身上那宛若神跡的變化,都格外振奮人心。

    歸來的第三天,雷域之外,一個聲音如約而至。

    “罪云一族,今日是你們的最后機會!”這是一個傲氣凌然,又帶著沉重威壓的聲音:“乖乖將‘圣云古丹’交出,我保證三日內,將那個小丫頭毫發無傷的送回來。否則……她就會和前面幾人一樣的下場!”

    那日為帶云裳逃離而一起暗出罪域的人,半數為九曜天宮所擒,九曜天宮以他們的性命為要挾……但,圣云古丹對天罡云族太過重要,他們不能交出,只能含淚吞血的看著被擒住的族人遭到殘殺。

    而在千荒界,不經千荒神教許可便走出罪域的云氏族人,任何人都可正當擊殺……這種明明是對方卑劣殘忍的情境,他們卻連責斥和聲討的資格都沒有。

    或許是從被擒的云氏族人口中逼問到了云裳的一些事,九曜天宮便以此為要挾……也狠狠點中了天罡云族的死穴。

    就如云翔云露之前所言,若非云裳平安歸來,他們怕是真的會把圣云古丹交出去。

    “終于來了。”此次面對登門的九曜天宮,天罡云族已再無忐忑。

    “是藏劍。”族長云霆看著上空,面色枯沉:“這次居然是他。聽聞他前段時日失了鎮宮之劍,以及九曜天宮這一代最優異的弟子,看來是急于立功折罪。”

    “云見,云拂,云華。”云霆一聲喝令:“去會會他。”

    “是。”三個云族長老身上玄氣鼓動,手臂玄罡閃耀。

    “我來吧。”云翔向前一步,目若餓鷹:“區區一個藏劍,我一個人便足夠了!被他們借裳兒的安危凌壓至此,也該討回點債了!”

    說完,不等云霆應聲,他已騰空而起,穿過雷域,與一人遙空相對。

    “一個八級神君,在這千荒界,應該是個大人物。藏劍?似乎有點耳熟。”千葉影兒斜了一眼南方。

    “九曜天宮藏劍宮宮主,北寒初的師尊。”云澈道。

    “那可真是有緣。”千葉影兒淡淡冷笑,然后閉目俯身,再不理會外面的動靜。

    九曜天宮到來的,正是藏劍尊者。這段時間,他算是經歷了人生的大起大落。弟子北寒初以不到十甲子之齡成就神君,榮登北域天君榜,何等榮光!但才不足月,居然死了!

    死在了一個小小的中位星界,而且尸骨無存!

    他奮命趕往,卻遇到了一個讓他險些嚇破膽的人……北寒初的死,他只能生生咽下,整個九曜天宮都得老老實實咽下,別說怒而追究,連一句聲張都不敢。

    而總宮主的憤怒,無疑會發泄在他的身上。

    今日若能順利拿到圣云古丹,還可稍折總宮主之怒。

    “原來是少族長,”面對云翔,藏劍尊者雙手負后,淡淡而笑:“本尊可是確認過了,那個叫云裳的小丫頭,身具你們罪云族從未出現過的紫色魔罡,這可是全族的神跡啊。用區區一枚圣云古丹來交換,何等劃算。”

    云翔的左手默默捏了一個手勢,淡笑道:“裳兒的性命安危,別說一枚古丹,就是百枚千枚,都比不上。”

    藏劍尊者笑意更甚:“如此說來,少族長是想通了?”

    “對。”云翔手臂伸出,掌心雷光閃耀:“這便是圣云古丹,你們九曜天宮可要信守承諾!”

    “哈哈哈哈,那是自然。”藏劍尊者大笑一聲,目光轉去,然后臉色陡變。

    咔嚓!!

    雷光爆裂,在云翔的手中化作天龍雷神槍,卷動著萬丈黑氣和萬道紫雷直襲藏劍尊者。

    “你!”藏劍尊者倉促出手,兩個八級神君的力量當空碰撞,鋪開一片龐大無比的災難之域。

    “裳兒已完好歸族。你九曜天宮好歹也是三十萬年大宗,竟行如此卑劣無恥之舉……真當我天罡云族好欺嗎!”

    云翔怒吼震天,漫天轟雷之中,他的左臂藍光驟閃,藍色玄罡化作一道龐大雷龍,直轟而下。

    藏劍尊者與云翔皆是八級神君,不過論及玄力渾厚程度,藏劍尊者遠勝云翔……但,天罡云族獨有的“天罡神力”,足以讓他們在同級之戰中立于不敗,而能加持自身六分力量的藍色“天罡”,更能輕易造就碾壓之勢。

    轟隆!

    蒼穹炸裂般的巨響中,力量微處弱勢的云翔,在天罡神力之下一舉擊潰藏劍尊者的九耀劍陣,將他當空擊退數十里。

    這是藏劍尊者第一次和云翔交手。他做夢都沒想到,在千荒界聲威如天的他,竟被罪云族小輩如此輕易的壓制。他怒吼道:“罪云小兒!你罪族已死到臨頭!我九曜天宮與千荒神教世代交好,交出圣云古丹,我九曜天宮還可向千荒神教美言勸解,冥頑不靈……你全族必將死無葬身之地!”

    云翔的臉色頓時猙獰,天龍雷神槍發出憤怒的龍吟,他的身后,雷域之力亦被牽動,加上天罡神力,三股力量齊壓藏劍尊者。

    “哇啊!!”

    遙遠的上空,晃過一瞬的慘叫聲,漫天雷云之中,藏劍尊者狼狽而逃,很快消失在昏暗的天際。

    天罡云族之中頓時響起震天的呼喊聲。承受了太久的灰暗和壓抑,這一次終于痛痛快快的泄恨。

    云翔從空中落下,身上帶著還未完全散去的雷電,發絲在不斷閃鳴的雷光中飛舞,宛若天神下凡,威風凜凜。云氏一族的年輕男女快步而來,簇擁著他振臂高呼,看著他的眼神之中,如有萬千星辰。

    “呵呵呵。”云霆緩緩點頭,撫須而笑。

    云翔今年剛滿五千歲,卻已是八級神君,更是云氏一族如今的少族長和守護神,天賦之上,猶勝他當年……將來,會有成就神主的可能。

    他和眾云族長老都已暗下決心,一月之后,無論天罡云族是何結局……他們會傾盡一切保住云翔和云裳。

    “那就是你所說的‘玄罡’?竟有如此神威?”千葉影兒眸中閃過異芒:“為何從未見你用過?”

    “無法被邪神神力所干涉。”云澈道:“所以對我無用。”

    “原來如此。”千葉影兒倒不懷疑,因為當年在封神之戰,他被洛長生打到瀕死都未用過這類力量。不過馬上,她目光一閃,又問道:“你在封神之戰所用的‘幻神術’,莫非是借助玄罡?”

    云澈皺了皺眉,道:“太聰明的女人,還真是招人厭。”

    ………

    云翔擊敗藏劍尊者,出了一口惡氣的同時,也大大鼓舞了天罡云族的氣勢,接下來,天罡云族開始進入到宗族大典的籌備之中。

    徹底成為了全族的核心,云裳幾乎每時每刻都在被簇擁之中。她每天都會去找云澈,向他講述今天所作的事。

    “今天,我教了族長爺爺新的天罡雷云功,族長爺爺好激動。不過,族長爺爺學的好慢,比我當初要慢好多好多……不對,應該是前輩教得好。嘻嘻。”

    ………

    “今天,眾位長老爺爺專門為了打開了封禁好多年的始祖禁地,以后,我會在那里修煉,每天,都會有好多人指引輔助我一起修煉。”

    ………

    “……他們說族中所有最高等的資源,都要用在我的身上……明天,長老爺爺要為我煉化飛凌丹和祈云仙露,不知道要多久才可以完成,可能要晚些來找前輩。”

    ………

    “看,這是天罡寶衣,只有族長才可以穿的哦,族長爺爺提早給了我……唔,不知道為什么,我卻并不怎么高興,今天還有一點點累……不過,我會更加努力的。”

    ………

    十日之后,天罡云族宗族大典召開,云裳被立為少族長。所有的云氏族人都到場,他們眼中、心中的希望之芒,也全部集中在她纖柔的身上。

    那之后,已為少族長的云裳依舊每天都會去找云澈,只是,她去的時間越來越晚,停留的時間越來越短……很多時候剛剛到,便已被人喊走。

    臉上的淺笑,也越來越少,越來越勉強。

    這一天,夜幕沉下……云裳輕輕推門進來,看著云澈,她沒有說話,然后急急向前幾步,失力的撲倒在他的身上,然后閉上了眼睛。

    “發生什么事了?”云澈問。

    云裳在他懷中搖頭,很輕的道:“沒有……只是有一點點累。但……還有好多的事情沒有做……沒有學……”

    “累了就好好休息,不用那么逼迫自己。”云澈道。

    云裳依舊搖頭,聲音帶著終于可以不用掩飾的疲憊:“是我……是我還不夠爭氣……全族最好的東西都給了我……他們說,我是全族的希望,我……我不可以讓他們失望的……”

    “裳兒!”

    喊聲剛落,房門已被猛的推開,云翔急步走進,一眼看到云裳撲倒在云澈身上的畫面……他的眉頭猛的一沉。

    云裳緩緩起身:“翔哥哥。”

    看著云裳,云翔的臉上露出微笑:“十七位長老為你準備的‘天罡云靈陣’已成型,可以為你淬煉更精純的雷體。太長老還冒險為你獵取了三滴雷龍之血……快去吧。”

    “嗯,我知道了。”云裳點頭,向云澈露出一抹有些勉強,但依舊嬌甜的淺笑:“前輩,我要去祖廟那里,明天再見哦。”

    云裳離開……但,云翔卻沒有離去,而是站在原地,目光直視云澈。

    “有話要說?”云澈問。

    “云澈兄弟,”云翔面露微笑,聲音溫和:“兩位已在我族中為客多日,不知準備何時離開?”

    “逐客?”云澈的回應簡單而冷淡。

    云翔臉上的笑意逐漸消失,聲音也跟著冷了下來:“兩位救了裳兒的性命,這對我天罡云族而言,是大恩。我天罡云族如今是何處境,你們都看在眼里,而裳兒對我族意味著什么,你們也應該心知肚明。”

    “所以呢?”面對云翔明顯刻意釋放的氣勢,云澈神情毫無變動。

    “裳兒是我族萬年噩夢之末,天賜的希望和瑰寶!現在也已是我族少族長,未來的族長!她的安危,她的未來,對我們而言勝過世間一切。我天罡云族,不會允許任何人、任何事物干擾到她……尤其是情感上!”

    云澈:“……”

    “早日離開這里,離得越遠越好!”

    嘶啦!

    云翔指尖之上驟閃雷霆:“否則……就算你們救過裳兒的命,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嚓!

    雷光劈下,將云澈前方的地面瞬間撕裂,殘留的雷光爆閃嘶鳴,許久不滅。

    “言盡于此!”云翔轉身,冷然離開。

    云澈始終未動,至于劈在腳下的雷光,更是看都沒有看一眼。

    “宰了他么?”千葉影兒悠悠出聲,散漫的像是在指向路邊的一只跳蚤。

    “……”云澈沒有說話,唯有眉頭開始緩緩的收緊。

    


    
大乐开奖结果查询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