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玄幻小說 > 我是至尊 > 第五百八十三章 再次謀劃
    云揚這一次回歸,耗時良久。

    鎮海神杖的效能可非止是將海水完全化作了平靜的湖面,而靜抑海面一下一切威能影響,而且威力至今仍存,即便云揚盡展水相神通,化為水滴之后已與大海海水無異,卻仍舊只能遵循浮力本身特性點滴上浮,不能一下子浮出水面。

    不過這也就是云揚的水相神通跟腳亦是不俗,其他的玄黃界秘術,在那鎮海神杖的威能籠罩范圍,妄自造次,恐怕早已引禍上身,作法自斃。

    云揚以小水滴的狀態從萬丈海底緩緩上浮,前后足足耗用了兩天的時間,這才重回到了水面以上;甫一脫離海水范圍,云揚即時迫不及待的化身風云,直到置身于高空之上,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那種渾身粘稠阻滯,受制于人的不舒服感覺,終于消失盡凈了。

    對于云揚而言,已經許久許久沒不曾有過這種生死不由自己掌控的狀況了!

    而那鎮海神杖,就給了云揚這種久違的感受,就只是一擊,已經深植云揚心底,難以磨滅!

    云揚可以斷言,那鎮海神杖的級數絕對要高過紫玉簫不止一個層次,更在自己的天意之刃之上,雖然天意之刃未來可期,但就現階段,斷斷無能負荷此杖一擊!

    或者……或者當自己的生生不息神功再進一層,才有可能令到天意之刃更添對抗那神杖的底蘊。

    云揚一番凝思之余,驀然想到此刻距離自己此次動作之初已經過去好久,趕緊回去告知眾人當前狀況才是正經。

    云揚心念一定,以風云之姿,極速狂飆,向著狐皇城進發。

    ……

    “鎮海神杖?”云揚聽完東方浩然對鎮海神杖的描述,眼中陡然爆發出奪目的精光。

    連話也沒有說幾句,徑自急疾而去,就只留下一句“我再出去一趟。”

    話音未落,某人又再度化身風云,卻到了空中。

    然后,又再極速狂飆飛回到了海上,卻沒有進入海中,畢竟現在海中是否尚有那鎮海神杖的威能留存尤是未知數。

    云揚身子一閃已經來到了海岸邊一處較為隱蔽的所在,遙遙觀視正自位于山頭上駐防的鵬皇等妖族皇者們,云揚觀視良久,卻又緩緩升空,重新立身于云層之上。

    如此大費周章的再三變換自身所在位置,卻是持重謹慎,現在妖族上下,必然如驚弓之鳥,對于空中地面每一個地點每一個角落都要萬二分的警惕,云揚有為而來,自然要確保自身的絕對隱蔽性。

    云揚再化風云,將自身神識以最細微的方式點滴彌漫而出。

    他此番動作端的是小心萬狀,完全不敢大范圍撒出,轉而采用一種若有若無,只保留了一絲絲精神力,監控著下面。

    鵬皇等可無一是弱者,一旦被發現,云揚勢必又要面對一場苦斗。

    苦斗一場云揚倒是無懼,但是現在,火拼無濟大局,窺破對方虛實底蘊破綻才是關鍵。

    下面,鷹皇和鵬皇正在傳音交流,稍傾,虎皇與雕皇等也紛紛加入了傳音。

    “那鎮海神杖……”

    “……必須要拿回!”

    “絕不能將之留在海族,絕無此理。”

    “鳳兄現在肯定也在急疾籌謀此事……只是一個名分的問題不好解決。”

    “這說的也是……哎,鷹兄,若是你拿到,你會交出來給妖皇么?”鵬皇突然想起來鳳皇說的那句話。

    拿到了,端的是未必舍得交出來啊!

    鷹皇沒說話,只是“嗤”了一聲。

    “你呢?”

    “嘿嘿……”

    虎皇的回答最是實在:“若是一萬年前,我多半不會猶豫,利馬就會交出來,我的東西就是我兄弟的,反之也是一樣……若是十天之前,為了所謂的大局,我仍舊會考慮交出來。但是現在么……”

    虎皇搖搖頭,唏噓一聲。

    眾位皇者都是清清楚楚這句話的意思,甚至道出了在場所有人的心聲。

    一萬年前,貓祖的事情發生。

    十天之前,狐皇與貓祖在自己等人注視之下戰至隕落。

    而這兩件事,都與妖皇有關。

    眾位皇者不再說話,良久良久之后,鵬皇深深嘆息一聲。

    卓立在山頂,看著山下滔滔海浪,喃喃道:“我現在突然感覺……什么事情,都是那么的沒有意思,很沒有意思。”

    兄弟幾個都是一陣冷笑。

    “不過是為了麾下億萬子民存續而已……若只是我自己……嘿嘿……妖皇,又能怎地?!”

    虎皇再度開口所說的話堪稱瘋狂:“若是把他當兄弟,他就是妖皇;不把我們當兄弟,他屁都不是!”

    更重要的是,虎皇這句話并不是用的傳音,而是直接說出了口。

    “噤聲!慎言!”鵬皇眼睛一立,怒道:“這種話也能是隨便說的?!”

    虎皇粗豪的臉上滿布不以為然:“謹慎什么?若是哪一天我突然隕落了,或者在場的兄弟們突然隕落了……想說話,都找不到說話對象了!”

    幾位皇者都是嘆息。

    “鳳皇去通知妖皇了。鎮海神杖的歸處,定然會有個說法的。”鷹皇寬慰的說道:“咱們還是等一等再說。”

    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幾位皇者突然有一種炸毛的趨勢蠢動。

    “鳳皇與龍御天向來就是一個鼻孔出氣,有啥事情,都是他們倆商量決定,咱們兄弟們,幾時參與過商量?從來都是定下了才告知我們去執行……特么的,說是兄弟,道是盟友,一個妖族……咱們在他們眼中到底算個毛線?不過是打手而已!”

    豹皇狠狠吐了口唾沫:“老子修煉十幾萬年,在族群中一言九鼎,就只是為了給他倆當打手?真特娘的憋屈,越是這么想,越是感覺啥也不想干了……”

    “一切為了妖族大業,千秋存續!”鵬皇沉聲道。

    虎皇嗤之以鼻:“妖族大業?我問你,就算彼時真正打下了玄黃界,是誰說了算?是誰坐這玄黃共主尊位?!”

    這句話一問,在場的幾位皇者盡都不吭聲了。

    是誰說了算?是誰坐這玄黃共主尊位?!

    這個問題完全不需要答案。

    最少最少,不會是我!

    諸皇的這番交流,早被云揚偷聽到了十之七八,通過部分腦補,云揚迅速得出了妖族內部不穩的現況,不禁眼光直閃,浮想聯翩。

    云揚暗自盤算,若是再次搞一把破壞,而且成功的話,除了能夠進一步延緩滅世策的進度,還可能會更大程度上的加劇諸皇與妖皇鳳凰的心結,妖皇鳳皇不可能不追究諸皇一而再,再而三的駐防失利,不過……

    云揚又再仔細的觀視了一下周圍,心里盤算再三;此番駐防,妖族可謂是下了大力氣的的,僅止于前后左右這幾座大山,便有鷹鵬虎豹雕鶴各族高手至少百余,還有六位巔峰皇者能夠在第一時間馳援……

    云揚明智的沒有選擇破壞,而是選擇了悄然潛入了海水之中。

    搞破壞勢所難能,倒不如找尋另外的方向,就在剛才,云揚意外的發現,神識探查海面不再如之前的那般滯澀,這代表了,那鎮海神杖的威能效力正在消弭,同時還意味著,自己或者又有事情可以做了!

    “鎮海神杖乃是當前妖族海族分歧焦點,見識見識還是很有必要的。”

    事實上,早在云揚聽到東方浩然介紹此杖掌故的時候,心中就有了明確的打算,但他怕自己想太多,萬一不是自己想的那樣,反而白費力氣,徒勞無功,現在不光妖族缺時間,己方更加的缺時間。

    而今意外聽到了鵬皇等交流之后,才終于拿定主意。

    “鎮海神杖,就是足堪干擾妖族海族合作的另一個方向!”

    正好鎮海神杖所釋放的威能效力漸漸消弭,云揚自然二話不說就下海了。

    此次下潛得很成功,一共也沒花多少時間就去到了海底三萬尺的位置,再度接觸到了海皇宮的封禁屏障。

    這是一個完全透明的屏障,在外面,就只能看到一望無際的海水,唯有破開屏障,才能看到海皇宮和海族高層的真正生活圈。

    本來這封禁屏障已經毀在了之前的漩渦龍卷沖擊之下,但海皇歸來,借助神杖之力,瞬間就又重立了屏障,這封禁屏障乃是術法之屬,只要有足夠的元功法力,重建殊非難事,更何況海皇還以神杖為輔,重建起來更是輕易。

    已經是二次接觸這屏障,云揚仍是按照上次的方法,輕車熟路地搖身一變,化作了一個海族,施施然地混了進去。

    而眼前所見的封禁內里狀況,一如云揚判斷,上次來搗亂的后果,到現在也還沒來得及收拾利索,幾乎就是滿目狼藉,哪哪都是正在忙忙碌碌清理垃圾,打掃場地的海族……

    咦?那是什么?

    云揚眼睛一下子就直了,因為他詫然地看到一幫海族正在抱著一個個的箱子,向著某一個方向前進,而那箱子里面的物事,赫然是一枚枚的內丹!

    一箱子的海族內丹!

    不,是許多箱,好多好多箱的海族內丹!

    …………

    


    
大乐开奖结果查询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