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封神之我要當昏君 > 正文卷 5.細思極恐
    子受傳旨完畢,商容又出來蹦跶,滿臉愁容絲毫不見之前的喜色:“老臣商容啟奏陛下!君有道,止則萬民樂業,不令而從,況陛下后宮美女,不下千人,嬪御而上,又有后妃,今欲選美女,恐民失望!”

    勸諫的人,還真不少。

    有說水災旱災太多,君王好女色,實為不智。

    又說貪得一時之樂,好不容易得來的天下太平又會回歸混沌。

    大臣們一一出列勸諫,子受看得分明,不表態的也就三三兩兩那么幾個,費仲、尤渾兩個諫大夫還是里頭官職最高的,至于那些武將可能都是粗人,說話的不多。

    我堂堂大商朝,人才眾多,翻來覆去怎就只有這么幾個奸妄?

    商容在群眾勸諫后,最后俯首道:“老臣待罪首相位列朝綱,侍君三世,不得不啟陛下!”

    “今北海干戈未息,正宜修其德,愛其民,惜其財費,重其政令,雖堯舜不過如是,又何必區區選侍,然后為樂哉?臣愚不識忌諱,望祈容納!”

    商容找了個好理由,正逢北海平叛,勞民傷財,怎么又好意思選秀呢?

    子受還真沒辦法反駁,昏君也不是那么好當的,手底下一個個忠臣眼睛瞪的比銅鈴還大,就盯著你的一言一行,啥政策都通行不下去。

    別人當昏君,都是有一定積累,起初也沒那么昏庸,得靠一點點掌握權勢,一點點提拔奸人,才能夠成功。

    子受自己想當昏君,可這滿朝文武沒幾個想當奸妄啊!

    上下不一心,成不了事。

    只能多來幾次像剛才臨陣換帥的舉措,豎立起自己的昏庸形象,漸漸提拔費仲這樣愛拍馬屁對君王言聽計從的奸臣,才能光明正大的當一個昏君。

    朝中忠臣太多,實在不方便發揮。

    子受內心嘆了口氣,只得暫時作罷,等飛大夫掛帥,北海兵敗,找個由頭把這些忠臣都送前線去。

    不對,好像不行,忠臣里不乏能臣,萬一真給平叛成功了怎么辦?

    還是得好好想想怎么處理。

    這時候子受發現有些不對勁了,自己堂堂一個帝王,怎么話語權這么低呢?感覺...頗受掣肘。

    想了半天沒想明白,先退朝算了。

    .............

    丞相府。

    商容一身冷汗。

    商朝與其他王朝不同,帝王繼位,一直是“兄終弟及”與“父死子繼”兩種制度配合使用,哥哥傳給弟弟,弟弟傳給兒子,兒子再傳給兒子的弟弟,如果不發生意外,就會這樣一直傳下去。

    從上幾代看,武丁傳給兒子祖庚,祖庚傳給弟弟祖甲,祖甲傳給兒子稟辛,稟辛傳給弟弟庚丁,庚丁傳給兒子武乙,武乙猝死,兒子太丁繼位,太丁傳給兒子帝乙,帝乙傳給兒子帝辛,帝辛就是紂王子受,但這里,有一個問題。

    子受是帝乙的第三個兒子,他上面有叔叔箕子,還有大哥子啟,兩人都是聞名天下的大賢,按照傳位制度,無論“兄終弟及”還是“父死子繼”都輪不到子受繼位,可他還是成為了紂王。

    這其中,就有商容、梅伯、趙啟這一干老臣大力推薦的因素。

    這幾人,商容此前是掌管禮樂的大臣,梅伯是太丁的弟弟,算起來還是紂王的叔爺爺,三朝司徒,老臣們能量極大,加上子啟出生時老媽還不是王后,不屬于嫡子,子受就這么登基了。

    子受表現過自己有賢君的潛質嗎?

    當然沒有,只有托梁換柱救老爹的勇猛事跡,也就是四肢發達。

    那為什么老臣們要讓子受登基?

    為了權勢。

    比如商容,子受登基后,他就成了丞相。

    老臣們聯手把持朝政,加上箕子、子啟這些王室成員心存不服,對子受進行了多方鉗制。

    子受穿越前,他的前身紂王試圖抗爭,培植自己的心腹,比如費仲、尤渾,但以他天子的權勢、地位,想提拔幾個自己信得過的人,卻只能提拔他們當個什么諫大夫,大夫。

    也就是言官,毫無權勢可言。

    無怪乎子受感覺自己權柄不夠,想當個昏君都昏不起來。

    朝中當然也有一心忠君的大臣,比如聞仲,但更多的是如武成王黃飛虎這種作壁上觀的中立派。

    讓聞仲率軍平叛,削弱朝中無腦支持紂王的實力,其實就是幾名老臣的主意。

    商容盤坐在地上。

    今天的朝會,驚得他渾身冷汗。

    紂王素來不具備王霸之氣,對老臣把持朝政毫無辦法,連提拔親信的權柄都沒有。

    此前讓聞仲出征,然后以祭祀女媧娘娘的名義,便是老臣們試探紂王對他們的容忍度。

    但紂王不按常理出牌,以前從未祭祀過女媧,理應不知道女媧是誰,卻突然主動訴出女媧的功德,以天下萬民的大義前去女媧宮降香。

    那時候商容就驚了,他的喜悅、驚喜都是裝出來的,為的是掩飾自己內心真正的情緒。

    難道他們的計劃都被紂王洞悉了?

    難道一切都在紂王的掌握之中?

    商容不知道,直到他一路戰戰兢兢隨著紂王去到女媧宮,看到紂王題詩,才明白一切都完了。

    隱忍七年,紂王要開始自己的反擊。

    題詩贊美女將軍,就是在拉攏女性勢力。

    什么女性勢力?三宮后妃。

    中宮元配姜氏,西宮后妃黃氏。

    姜氏是東伯侯姜桓楚的女兒,黃氏是武成王黃飛虎的妹妹。

    紂王是在拉攏后妃,也是在拉攏后妃背后的中立武將勢力啊!

    木蘭可不就是將軍嗎!這暗示太明顯了!

    今天的朝會中,紂王的意思就更光明正大了。

    商容不斷變臉色,也正是因此。

    朝會一開始,紂王就要換帥,讓飛廉換無腦死忠聞仲班師回朝,這就已經說明紂王看破了他們的計劃。

    而飛廉是誰?普通的一名大夫,和費仲、尤渾一樣,屬于紂王的親信,沒啥實權,平時就是個小透明,他當主帥肯定戰敗。

    但這正是紂王表露的決心,已經本著即使平叛失敗也要重掌權柄的決心!

    而后黃飛虎的表態也很明顯,他這軍中宿將會不知道飛廉必敗?

    當然知道,但他接受了紂王在女媧宮題詩的示好,只是勸諫一句就不再多言。

    緊隨其后的選秀是紂王被美色所迷嗎?

    當然不是,那就是一次赤果果的試探!

    沒看見費仲、尤渾等人沒有勸諫嗎?

    沒看見以黃飛虎為首的武將都沒怎么力勸嗎?

    這就是站隊。

    阻撓的人,全是紂王清理敲打的對象!

    商容早已干了的衣衫再度濕透,他雖然想明白了這些,但已經太晚了,阻止選秀蹦跶最歡的,就是自己。

    不,還不晚!

    商容定了定神,他決意做出改變,三朝老臣,位極人臣,他已經滿足了。

    他現在要的只是善始善終。
大乐开奖结果查询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