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修羅歸來 > 六五三章 歲月枯木
    回憶起過往種種,尤其是在金陵城一家人曾經快樂的生活,裴君臨一時間情緒難明,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便是陰煞宗。

    裴君臨至今都不明白,連他都沒有發現王子瑜是先天毒體,這個陰煞宗是怎么發現的?

    是真的有那種可以探測到別人根骨體質的秘寶么?

    還有,好端端的王子瑜先天毒體說發作就發作,而且危險到了極點,連給他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可偏偏陰煞宗的那什么狗屁陰使就恰好出現了,這一切真的有那么巧么?

    亦或者這其實都是陰煞宗的陰謀,他們早就提前布置好了這一切,裴君臨更相信是后者,或許王子瑜的先天毒體這陰煞宗真的有某種秘寶或者秘法可以提前探測到,但有關于王子瑜先天毒體的突然爆發,這其中絕對有貓膩。

    當日的事故真的是太突然了,快到連裴君臨這樣的人物都有些束手無策……

    “你有什么條件,說吧!”

    突然,冰冷的聲音響起,打斷了裴君臨的思緒,回過神來后就看到對面的王子瑜,正雙眸充滿戒備盯著他。

    這小姨子可真是……

    裴君臨一時間頗為郁悶,真想用絕對武力打對方屁股,讓她意識到誰才是你的親人。

    “我的條件一共有兩個!”

    最后,裴君臨還是驅散了心中的那一抹郁悶,豎起兩根手指道。

    “別擔心,我肯定不會太過分,我這第一個條件就是這三件傳承之物中,你任意給我一個就好!”

    “什么?!”

    就在裴君臨話語才剛剛落下的時候,對面王子瑜的一雙柳眉已經迅速豎起,怒意燃燒,滿臉煞氣:“你這個混蛋,我就知道你一直沒安好心!”

    裴君臨……

    他這條件還不寬松么,三件傳承之物中只選擇了一個,這樣的要求過分么?

    “美女,你這絕對是狗……呃……那啥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啊,我三件傳承之物中只選了一個,給你留了兩個,不過分吧!”

    裴君臨故意裝作發怒的樣子,因為眼前的王子瑜早已經不是曾經的王子瑜,記憶也徹底丟失,完全就等同于是一個陌生人。

    王子瑜一時間倒還真有些啞口無言,畢竟傳承之物就三件,裴君臨只選擇一件那還真的是很大方了!

    只是看著桌子上擺放的三件傳承之物,王子瑜真的不知道該怎么選擇了,【丹鼎真經】是無論如何也絕對不能給的,這是丹鼎一脈的命脈,也是最珍貴的寶物。

    還有那個煉丹爐也不能給,身為一名煉丹師,一尊強大的煉丹爐絕對能起到事半功倍的作用,而且這煉丹爐一看就不是凡品。

    最后王子瑜目光落到那龍形枯木上,以她如今的眼力和知識儲備,竟然無法判斷出這彎彎曲曲的枯木到底是一件什么寶物。

    可既然這件龍形枯木和丹鼎真經擺放在一起,明顯價值不菲,一時間竟然難以抉擇。

    但如果真讓她選擇的話,肯定只能將這龍形枯木送出去了,畢竟無論是丹鼎真經還是那煉丹爐,都是她眼前迫切需要的。

    “前輩!”

    王子瑜迫不得已只能將目光落到了那不靠譜的丹鼎上人,露出征詢之色。

    “年輕人,你想要選擇哪個?”

    丹鼎上人又將目光落到了裴君臨的臉上,一雙眸子高深莫測。

    裴君臨無辜的聳聳肩道:“事情已經很明顯了啊,我只能選擇那件彎彎曲曲的枯木了!”

    “彎彎曲曲的枯木?!”

    丹鼎上人似乎被裴君臨的語氣逗笑了,嘴角狠狠抽了抽:“此物乃歲月枯木,又稱歲月木,別看貌不驚人,但卻絕對是千古以來難得的瑰寶,可以和傳說中的建木、扶桑神木相媲美!”

    “百年長一寸,千年長一尺,其形如龍,暗含歲月、時間秩序!”

    “什么?!”

    一旁站著原本不怎么在意的王子瑜,直接被震驚的瞪大了一雙美眸,滿臉不可思議盯著桌子上擺放的那截貌不驚人的枯枝,似乎沒想到這截枯木來歷如此之大。

    百年長一寸,千年長一尺!

    而眼前這一截歲月枯木,最少估計也有三尺多吧,豈不是代表著足足有三千多年之久,這真的是太驚人了!

    而且看這歲月木的形狀,還只是一處小分支,并不是主桿,難以想象真正的歲月枯木主桿又是一個怎樣的存在。

    “果然是它!”

    當王子瑜被歲月枯木的來歷所嚇住的時候,裴君臨卻是一雙眸子深處有精光一閃而逝,心跳微微加快。

    他之前只是懷疑,因為真正的歲月枯木他也沒有見到過,只是在一些古籍上面看到過類似的介紹,沒想到,竟然真的遇到了!

    這歲月枯木對于無法滲透其價值的人來說,只是一件藏品或者擺設,可對于真正研究歲月、時間等可怕規則的人來說,簡直就是圣品中的圣品。

    而很湊巧的是,裴君臨如今所掌握的各種絕世功法里正好就有一門歲月神通,迄今為止,裴君臨對這歲月神通的掌握也只是在黑暗力量方面有點感悟,至于其他方面想要感悟,卻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

    這不僅需要強大的資質,更需要機緣和逆天寶物的刺激,而無疑這歲月枯木就是這逆天的寶物之一。

    對于裴君臨來說,無論是那丹鼎真經也好,還是那強大的煉丹爐也罷,都無法抵得上這一截歲月枯木,他的心噗通噗通跳著,但為了不讓旁邊這個高深莫測的丹鼎上人發覺,只能用大毅力強行控制,一切表現的都是那么云淡風輕。

    甚至裴君臨還出言貶低,反駁那丹鼎上人:“前輩,你剛才也說了,這歲月枯木里面暗含時間、歲月秩序,可自古以來,誰人不知時間、歲月乃是天地間最難參悟的大道本源之一!”

    “它們都是和輪回相關的禁忌存在,縱觀悠悠歲月,萬古千秋,任你是驚才絕艷世間的天之驕子也罷,還是一方世界的霸主巨孽,鮮有人涉及時間、歲月這樣的禁忌大道,因為真的太難了!”

    “即便有天縱之才真的涉獵了,最后的結果其實都非常悲觀,所以,照我說這歲月枯木哪怕是重寶,也是重寶之中的雞肋般存在!”

    “我覺得我不能選擇這歲月枯木,還不如那爐……”

    “不行!絕對不行!!!”

    還未等裴君臨把話說完,一道異常堅定的聲音就迅速響起,只見王子瑜忽然變成一個全身毛發倒豎的小母雞,張開了雙臂,直接將那丹鼎真經和煉丹爐全都護在了身后,滿臉的戒備之色,不容有任何人染指。

    裴君臨頓時張開了嘴唇,一副目瞪口呆的模樣,其實他的心底早已經笑開了花,恨不得上前給王子瑜一個大大的擁抱。

    這小姨子不愧是小姨子,哪怕是失去了記憶,也絕對是向著他的啊!

    如此助攻,堪稱完美!

    而至于旁邊那丹鼎上人的靈魂印記也是微微愕然,緊接著臉上露出類似便秘的表情,遲疑不定。

    歲月枯木,真的太珍貴了,否則也不可能和傳承之物一起擺放,然而,這寶物雖好,可的確限制很大,唯有觸及時間、歲月等可怕神通的強者才能涉及,否則,對于其他修行者真的很雞肋。

    良久之后,丹鼎上人忽然發出一聲蒼老的嘆氣聲,一聲目光炯炯有神,落到裴君臨的臉上:“年輕人,你剛才不是說有兩個條件么,這第二個條件是什么?”

    裴君臨……

    “前輩,你這思維有的跳躍的很快啊,咱們第一個條件都還沒處理完呢!”

    “咳咳,年輕人心性需要淡定,任何事情需要從全局觀考慮!”

    丹鼎上人如此說道。

    裴君臨忽然眼神變得有些詭異,他發現眼前的這個上古強者,生前肯定不是一個老實貨色,相反的很奸詐很滑頭。

    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現在可是在人家的地盤上,而且人家還比自己實力強很多,甚至寶物都是人家的……

    “前輩,我這第二個條件比較特殊!”

    裴君臨神色鄭重的說道。

    “哦?怎么個特殊法?!”丹鼎上人露出饒有興趣的表情。

    裴君臨將目光落到旁邊王子瑜的俏臉上,稍微猶豫后,還是堅決道:“前輩,我想讓你幫忙檢查一下她的身體,尤其是頭部位置!”

    “轟!”

    就在裴君臨話語才剛剛落下的時候,原本守護著丹鼎真經和煉丹爐的王子瑜直接就臉色大變,全身爆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滿臉冰冷刺骨道:“裴君臨,你放肆!”

    但裴君臨卻毫不理會憤怒的王子瑜,只是目光灼灼盯著那丹鼎上人道:“前輩,想必你很懷疑我為什么如此輕易就主動退出這場機緣爭奪戰吧?”

    “畢竟我費盡了力氣已經走了九十九步,就差這最后臨門一腳了,完全沒必要最后一步退縮!”

    “論修為我比她強大,論煉丹術和藥理知識的掌握,我也要遠比她強,哪怕她是先天毒體,可這一輩子想要超越我,那也絕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所以,真要得到丹鼎一脈的傳承,我相信可以做的更好!”

    “哦?!你繼續說!”

    丹鼎上人露出感興趣的光芒。

    重生之修羅歸來

    


    
大乐开奖结果查询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