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點小說 > 修真小說 > 大俠蕭金衍 > 第273章 陌路人
    宇文霜心情十分復雜。

    她原是天之驕子,大都督宇文天祿之女,大明皇后義女,堂堂寧陵郡主,然而一夜之間,這些身份都成了歷史,現在的她,成為了逆臣之女,被大明朝廷通緝的要犯。

    招搖山之戰后,朝廷公布了宇文天祿的三大罪名。一個是黨同伐異,結黨營私,鬻官賣爵,貪腐了白銀六千萬兩,相當于大明三年的國庫收入;二則是擁兵自重,二十年前在定州犯下滔天罪行,屠殺三萬百姓;第三也是最嚴重的罪名,就是串通敵國,圖謀造反。

    這三宗罪,無論是哪一個,都是誅九族的罪名。而這些,全部落在了宇文天祿身上,可想而知,整個朝廷都將宇文天祿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彈劾的奏折如雪片一般,一些當年被他打壓過的臣子,紛紛翻案。可以說,宇文天祿當年有多么顯赫,如今就多么凄慘。

    宇文霜與宇文天祿雖是婦女,但這些年來,她卻從未真正了解過自己的父親,在朝廷、在人前,他都是權臣氣派,但一個人獨處時,他總是一副郁郁寡歡的模樣,讓宇文霜看了心疼。只有在談到母親之時,他目光之中才露出些許溫柔。

    一切,都在一月之前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時,宇文霜正在調查賴日丹失蹤之案,才有了些眉目,朝廷派人來宣讀宇文天祿謀逆之事,并來押宇文霜回京受審,是父親安排的老仆拼死護送她離開葫蘆口。

    宇文霜并沒有離開葫蘆口,她曾答應過父親,一定要將這件事查個水落石出,多年來養成不服輸的性格,就算父親已死,她也不肯松手,哪怕已經沒有人關心,哪怕自己成了朝廷欽犯。所以,她才又偷偷潛回了葫蘆口,繼續暗中調查。

    蕭金衍的到來,讓她陷入踟躕之中。

    她內心是喜歡蕭金衍的,雖然三夫人李夕瑤并不贊成,但宇文天祿卻沒有因為蕭金衍的身份而阻止過她。不過,宇文天祿是登聞院李純鐵所殺,而他又是蕭金衍的師兄,這層身份,讓宇文霜內心十分矛盾。

    今日聽了李伯、李嬸的話,宇文霜決定要找蕭金衍,問個明白,她跟兩人告辭,向蕭金衍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躲過了征西軍的關卡,她才入橫斷山,就被一行人攔在了路上。

    “姐姐,我們又見面了。”

    宇文霜沒有料到,會在這里碰到光明神教的人。東方暖暖似乎早已知道她的下落,特意在這里等候。與一年前相比,東方暖暖氣色明顯好轉,也沒有了那種病態的模樣。

    在她身后,站著趙無極、還有酒狂任鵬舉。這兩個人,一個是八大邪王之一,另一人是一笑堂的三大令主之一,都曾是宇文天祿的得力助手,如今卻成了死對頭。

    宇文霜并不喜歡趙無極,此人過于狂妄,私心太重,為了一本武經,公然背叛一笑堂,遭到宇文天祿追殺,沒有想到,他竟然加入了光明神教的陣營之中。她看到趙無極時,趙無極也向她看來,只是視線一觸便轉過頭去,裝作不認識她。這位號稱無恥

    至極的邪王,以前在安國公府中,每次見到她都是一副諂媚辭令,如今如同陌路人。

    倒是酒狂任鵬舉,臉色有些尷尬之色,他看了一眼東方暖暖,沖宇文霜抱了抱拳,道,“大小姐。”

    任鵬舉為人正直,也是性情中人,頗對宇文霜的胃口。他曾經是一方豪杰人物,因為女兒得了一種怪病,這種病一旦發作,病人痛入骨髓,生不如死,需要一種叫金錢烏的藥材來緩解病痛。這種藥材非常稀少,市上極難尋,但在光明神教的風云島上卻大量種植,所以任鵬舉投靠東方暖暖之后,還特意前來跟她說明了情況。

    宇文霜點頭回禮,問,“令千金的病,可曾好些了?”

    任鵬舉道,“承蒙大小姐掛念,玉兒現在風云島,住得還算習慣。”

    宇文霜這才轉向東方暖暖,道,“東方妹子,不知你攔在我身前,是何用意?”

    “姐姐應是要去西楚吧?”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東方暖暖笑著道,“姐姐恐怕不知道,你這條命如今是千金難求,這一路西行十分兇險,我怕姐姐有危險,所以特意前來恭候,若不嫌棄,妹子愿與姐姐結伴同行,順便照顧姐姐,免得遭到叵測之人。”

    話說得客氣,但言語之中,卻不無威脅之意。宇文霜武功雖得到宇文天祿真傳,可終究年輕,武功在知玄中上之境,與酒狂任鵬舉不相伯仲,在場眾人,趙無極、護法段玉飛武功都遠在她之上,更何況光明神教人多勢眾,若真動手,宇文霜討不到半點便宜。

    宇文霜道,“東方妹子好意心領,我還有要事,就不叨擾妹子了。”

    說罷,宇文霜正要繞路離開,東方暖暖腳下一動,頃刻之間來到她身旁,去抓宇文霜右手,宇文霜心中正要躲避,整個人卻絲毫提不起一點內力,心中大吃一驚。

    原來,東方暖暖竟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東方暖暖道,“姐姐莫要推辭,左右我們順路,你我同行,我們好歹也做個伴。興許,也能碰到我們蕭郎呢!”

    宇文霜疑道,“蕭郎?”

    東方暖暖臉色微微一紅,格格笑道,“姐姐怕是不知道吧,前幾日,我與蕭大哥已經……”

    宇文霜臉色如霜,她追問,“已經什么?”

    “有些事,還是不要說倒要好些。”

    宇文霜天生不喜拐彎抹角,她偏偏要問清楚,一番追問下,東方暖暖才道,“蕭大哥已經答應,等回到中原之后,便與我成親。”

    宇文霜只覺得嗡地一聲,整個大腦一片空白。

    蕭金衍啊,蕭金衍,難怪你才離開不久,東方暖暖就在此處等候,原來你們早已是一路人,可若如此,這些時日來,你又為何四處找我?

    本來宇文天祿之死,對她打擊甚大,看到蕭金衍在葫蘆口四處尋她,她心中還一絲溫暖,可今日東方暖暖一席話,令她從頭冰冷到腳,整個人如一座雕塑,半晌動憚不得。

    宇文霜喃

    喃道,“為什么,這是為什么?”

    她記起了去年秋天追殺東方暖暖之時,蕭金衍與東方暖暖曾一路同行,舉止頗為曖昧,今日又同時遇到二人,越發篤信,兩人之間必然有些關系,想到此,宇文霜萬念俱灰。

    難怪在蜀中,蕭金衍對她總是若即若離。她本是聰穎之人,若稍加思索,自然可以發現一些可疑之處,但遇到情之一事,宇文霜也是新手,東方暖暖一席話,讓她對蕭金衍產生了誤會。

    宇文霜覺得自己被人欺騙,這種滋味,如針扎在心頭一般,她有些失魂落魄的坐在了地上,一動不動。

    東方暖暖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她也跟著坐了下來,佯作安慰道,“姐姐,我知道,你也是喜歡蕭大哥的,咱們之前雖然有些誤會,但作為妹妹,總得有些度量不是?將來我們還會在一個院里生活,如今你身處險境,否則讓蕭大哥知道我見死不救,他肯定會生氣的。”

    宇文霜何等高傲之人,聽到這番話,怒從心頭起,她猛然推開東方暖暖,冷冷道,“蕭大哥是你的蕭大哥,與我宇文霜沒有絲毫干系。”

    東方暖暖卻道,“難道姐姐不喜歡蕭大哥?”

    宇文霜臉色逐漸陰沉下來,“那是我之前瞎了眼。”她緩緩起身,渾身不住顫抖,過了許久,仿佛下了很大決心,道,“好意心領,就不勞妹子擔心了。”

    “那我見了蕭大哥該怎么說?”

    宇文霜望著蕭金衍離去的方向,想起了初識之時,兩人因為一只兔腿結緣,在百花盛宴,兩人陰錯陽差的誤會,清牛山上,被寶路和尚倒吊在林中時的曖昧,揚州城外,為箭公子追殺時他的奮不顧身,這一切,仿佛成了一場夢。

    東方暖暖的一席話,將她從夢中帶到了現實。

    在江南,三夫人李夕瑤發出追殺令,是她以死相逼,讓三夫人撤回了命令。

    在京城,她擔心父親與登聞院的矛盾,向宇文天祿吐露心聲,宇文天祿拍著胸脯說,“只要女兒喜歡,就算李純鐵一萬個不同意,老子也把那小子綁過來,給你成親。”

    在蜀中,她在青羊觀與蕭金衍吐露心聲,蕭金衍卻一直躲躲閃閃,回避自己。

    如今想來,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

    人是一種奇怪的動物,一旦一種觀念先入為主,且不去辨別真偽,原本建立起來的一切感情,頃刻間崩塌。哪怕是東方暖暖的話語中有若干漏洞,心境亂了,便沒有了思考能力。

    對待感情,尤其如此。

    東方暖暖緩緩道,“你告訴他:經年一覺揚州夢,從此蕭郎陌路人。”

    說罷,連告辭的話也不說,轉身向來時方向走了過去。

    強忍了許久的眼淚,終于再也控制不住,如碎落的珍珠一般,流了下來。

    不遠處。

    東方暖暖望著宇文霜背影,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容,她吩咐道,“派個人盯緊她,莫要她壞了我的計劃。”

    


    
大乐开奖结果查询开奖